热门推荐

随便看看

在爱心救灾车通过京港澳卫辉收费站时

2020-07-24 08:50

钞彦美说,在8月6日的法庭上,双方就连霍高速豫陕收费站是否应该收取高速费,以及是否应该退费并道歉进行了激烈的法庭辩论。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没想到运送救灾物资的车也会被收费站拦下,而且长达两个多小时。”昨日下午,从三门峡回到安阳的钞彦美回忆此事时还一脸的无奈。钞彦美说,当时爱心救灾车通过京港澳卫辉收费站时,工作人员表示,运送救灾物资的车辆可免收高速费,然后爱心救灾车才上路,当时并未发放通行卡。可是,当爱心救灾车行至连霍高速豫陕收费站时,却被收费站工作人员告知,没有通行卡就必须缴纳全程费用。

原告方认为,在爱心救灾车通过京港澳卫辉收费站时,工作人员已向原告承诺不需要缴纳高速费用且并未发放通行卡,而京港澳卫辉收费站与连霍高速豫陕收费站同属河南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按照约定,连霍高速豫陕收费站不应收取高速费。

而被告方认为收取高速费及补卡费符合法律及政策规定,依据省交通运输厅2013年4月23日下发的《河南省交通运输厅关于认真做好抗震救灾交通运输保障工作的通知》,自2013年4月23日起对持有县级以上民政部门开具的有效证明或通行证件,执行抢险救灾任务、运送抢险救灾物资车辆,一律免收车辆通行费。但原告运送物资的车辆是4月22日13时59分通过连霍高速豫陕收费站的,且仅出示了滑县慈善总会(非县级以上民政部门,不符合省交通运输厅上述通知规定)开具的证明,即使是通知下发后,该证明不符合政策规定,不具有相应的证明效力。因此原告的要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

钞彦美介绍,随车人员向该收费站工作人员说明在京港澳卫辉收费站的情况,并出示了滑县慈善总会盖有公章的证明,收费站工作人员依然要求缴纳全程高速费1035元。

“当时收费站的人说‘我不管你们运的是什么,就是导弹,从这儿过也要交钱!’”随车司机方新怀激动地说。因需要前往灾区,随车人员无奈做出让步,并与京港澳卫辉收费站联系后,连霍高速豫陕收费站工作人员才答应随车人员只缴纳卫辉至三门峡段高速费用565元,并缴纳补卡费30元。

“我打这个官司,不是为了区区几百块钱。让连霍高速豫陕收费站退回高速费是为了讨个说法,也是为全国的爱心人士讨个说法。”昨日,说起将收费站告上法庭的事,钞彦美说。